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2010-05-27 04:28:20|  分类: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LU关闭了,于是想着到哪里发日记好呢,毕竟LU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上传图片特方便。唉,姑且开个博客自娱自乐吧。遥想起三月,LU才一关,网上便是跳梁小丑一堆的乱窜,其中不乏泄私愤的所谓编辑频频发恶心文,某罪恶大帝更是在唯恐说之不及的大放厥词,那话我至今还收着图,有空放出来共享一番,也好让人见证所谓的下限之极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回正题,其实早前就有朋友问我要不要写魔装的日记,那时候我的态度是摇摆不定的。毕竟这一作的剧情太精彩了,也太感人了,抱着一种过分轻浮的态度来写的话简直就是对其的亵渎。不过我还是写了,只求在保证原有剧情的氛围和感觉中寻得一丝的轻松,哪怕让一小部分人能够认识到魔装机神的魅力也是好的(虽然现在看基本是没多大可能,某专业论坛中的一堆高人那是往死里的黑,自然也包括某圣地,一个德行,还黑得忘乎所以了呢)。

 

PS:这次机会要好好把握,所以我决定三条路线都完成一遍,先完成GOOD路线,而且第一章的选择会影响到第二章的发展,所以我是本着第二章能进GOOD END而且第一章又能尽量看多点剧情的原则做出各项选择的,当然,仅供参考。

 

第八话通

 

世界历史是不断斗争中诞生的永远的人类戏剧——J·米修雷

 

这里省去开头的简介,日后慢慢补才比较有意思。话说这边厢,绿毛男子一觉醒来发现周围全变了,随后就见金发女子出场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绿毛很震惊(此绿毛非彼绿毛,我要说什么你们知道的,嗯)。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于是自我介绍一番,女子名为迪蒂,绿毛则叫安藤正树。好奇怪的名字,中国人?姐姐那表情明显有点婴儿肥了。错了,我是日本人,话说这到底是哪里?地球内部的空洞世界,拉·基亚斯。那是虾米东西,什么老掉牙的科幻片啊,少忽悠我(我读的书少,你表骗我)。虽然迪蒂是说没骗他,但正树就是死活不信。没办法唯有拉他出去亲眼看看,不看不知道,世界是真奇妙,正树明显颤抖了。这个世界是内凹的,和地球上看到的外凸完全不一样(什么内凹外凸啊)。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啊,简直就像是球的内侧?没错,是球球,只不过不是普通的球球,而是地球罢了。

 

这么一说,难道是什么剑和魔法的世界,然后我是为了拯救世界而被召唤来的勇者?哦,你的洞察力相当敏锐嘛(扯淡,ACG接触多了,没这点认知就太那啥了)。这下正树继续颤抖,这也太顺了吧。哦,难道你们日本经常发生这种事情?(你才经常发生这事呢,你全家都经常发生这事!)

 

嘛,转入正题,所有事情的起源都是源于那个预言。可惜迪蒂还没来得及说明,警报突然响起,迪蒂接到一通呼叫就出去了,并让正树在这里等她。刚出去没多久,地面就剧烈震动起来,而且是震了又震,无奈正树唯有出去看看。这里不难看出,正树的路痴本色一开始就显现出来了,完全乱走,结果看到个仓库,还有人,就上前去问。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士兵大吼一声,你是谁啊。正树一说自己是地上人,对方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转变。你是魔装机的操者是吧,请快点,敌人太多了,外边正在苦战。不由分说就把正树连拖带拉的扯过去。面前便是魔装机加奥姆,完全不明所以的正树就那样被推进驾驶舱。当他握住那两个球球(怎么看都觉得是哈罗)后,发现突然灵光一闪,脑里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不知道为什么操纵方法一下子就全清楚了。

 

这时外边一帮恐怖分子正在开战,黄炎龙(中国纯爷们,体育教师,最喜欢的诗人是李白,最强特技是训话)发现加奥姆出击了,有点惊讶。正树虽然想帮忙,但迪蒂却不允许,毕竟对于初学者来说一开机就实战太危险了。炎龙倒是说无所谓,让他干,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个新人到底有几斤几两。而且一边的希莫露也觉得可以,反正他本人想干的嘛。

 

边打正树还有闲心自我介绍,结果希莫露是法国人,黄炎龙是中国人,包括迪蒂在内全都是召唤过来的。唉,果然不是漫画啊,勇者并非一个人啊(继续发展下去是不是就成勇者群殴恶龙了啊)。不过正树比较在意一点,虽然对方是恐怖分子,但也是人,可以的话还是别杀人的好。迪蒂说没关系,毕竟机体有弹射装置,所以死不了(我为什么故意要说得这么细呢,是因为后边有段剧情涉及到,嘛,这是后话了,后话)。虽然正树表面淡定,实则第一战不紧张就有鬼了。

 

注意这一话最好能让正树升级,不然后边会出现比较无聊的修炼关。初战结束后,一帅哥出来说辛苦了。你谁啊,正树没脸没皮就这么一句,敢情是又闯祸了。这可是兰古兰王国的第一王子菲尔罗德殿下,迪蒂赶紧拉住他。哦,王子啊,不过我又不是该国的国民,关我鸟事。你错了,菲尔殿下还是治安局次长,也就是我们魔装机操者的上司啊。不过还好,王子是属于比较平易近人,并不喜欢过于刻板的方式。菲尔这态度马上就让正树喜欢上了(表会错意)。作为第一战表现出来的素质,菲尔是很欣赏的,所以希望正树能帮助他。

 

这时候,我选择了拒绝,这样可以看多点剧情,而且个人觉得也比较适合正树的个性。毕竟他个人是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强制拉出去战斗的,至少要说明一下到底为了什么非战不可,也就是战斗的理由。那么就让迪蒂说明一下,再决定吧,菲尔如是说。

 

如此这般,也就是说我们莫名其妙的就要为这个国家而战?少开玩笑了!哪知道,解释完了,正树更火大了。都说不是强制的了,你要不愿意可以回去的嘛。你这说法让我很不爽啊,好像我是没胆才回去似的。是吗,你太多想了。算了,给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吧,两三天就行。两三天就够了,不用联络你的家人吗?迪蒂不解地问道。算了,能关心我的家人是一个都没有,都死了。是吗,你也是一个人啊(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啊)。那么给你安排住处吧,就到泽奥尔特先生的家去。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说起泽奥尔特先生,人家可是王宫的武术指导(武指?),如果你要留下来,我是希望你能在他那里修行。这天,迪蒂带着正树来到泽奥尔特家。先生温文尔雅,带着小眼镜,让我突然想起异度装甲的某位先生了,你们知道的(我们知道什么啊)。小罗莉普雷西亚适时出场,瞧正树那傻样,正树的妹控之路啊。然后就是一家三口的晚餐啦,爸爸,红辣椒你也要吃点哦。泽奥尔特赶紧转移话题,那啥,正树你个人口味有什么好恶吗?当正树说没有的时候,这家伙乐了。那就当是大傻逼死(傻逼死哦),你不用客气把这些红辣椒都搞定了吧,包括我的份也一起。爸爸,不吃是不行的。面对普雷西亚的生气样子,泽奥尔特很无奈。不过这顿晚餐是吃得其乐融融啊,而且全都是普雷西亚做得哦,正树乐开花了都。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席间,普雷西亚居然还叫正树“哦尼酱”,这下子正树更是完全没抵抗能力了。反正是一起住,当然就是家人了。哪怕只是住个两三天,也是这样。话说,泽奥尔特大叔,正树刚想开口就被他打断了:我说能叫我作爸爸吗?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嘛。真是遗憾啊,泽奥尔特唯有继续作愁眉苦脸状。那一个晚上,他问了很多,泽奥尔特也说明了很多,不过现在正树还是无法接受。他问迪蒂,这个世界会被魔神所毁灭是真的吗?嗯,那个概率至今没减少,虽然我们还是不知道魔神的正体。

 

就因为你们搞不定便拉我们过来吗,太扯淡了吧。那么,果然还是要回去吗?没办法,唯有带他去吧。这时候普雷西亚却硬要跟着去,任迪蒂怎么说明都不肯,后来更是出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没办法,正树妹控力量发动,知道了知道了,我自己开魔装机,就可以戴上普雷西亚了,她马上破涕为笑(现实得要命的妹子)。这时雷达上有了反应,并非是我方的识别信号,看来多半是又要战斗了。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出现在面前的是危险大姐,红莲的萨非尼。因为姓氏是瓦鲁库尔斯,所以迪蒂料定她是邪神瓦鲁库尔斯的崇拜者。说起她这部微佐尔改就不得不说个“改”字,其实原型并不是这么H的,不过丫一改就往死里整,完全体现着自我的恶趣味那种(触手,脱光光的女子,还有……)。正树又是一句关我鸟事,不过这时候萨非尼却不打算放过他。小弟弟,真不像个男人啊。连那个女的都说要战斗了,你却打算独自逃跑?被这么一激将,正树火了,好啊,干就干吧。

 

总算是战斗完,普雷西亚问及偶你酱真的要回去了吗?正树却有点难做,只得支支吾吾起来。要不怎么说迪蒂这个姐姐真是好,一方面跟普雷西亚说别这样,正树他自己有自己的情况,一边又对正树说,正树,对普雷西亚多余的安慰就算了,那样只会更伤她的心而已。之后,三人来到了伊布大神官所在的神殿,当听到要送地上人回去,这个大妈很不爽,怎么又是啊,最近这帮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没毅力。不过当她看到正树的时候,却好像发现了什么,原来如此,还真是浪费了啊。今天就算了,太晚了,明天再走吧。

 

隔天一早,普雷西亚来叫床(固定展开套路,妹妹叫睡懒觉的哥哥起床)。迪蒂虽然是希望伊布大妈快点,不过显然她是在玩拖延战术,用食物和那啥的。这边正树很颤抖,我说迪蒂,你往红茶里加的砂糖也太多了吧。会吗,不过五杯而已,一边说一边还继续加。这……太可怕了。终于,迪蒂“啊”了一声,我就说嘛,放太多了。奈何她却说还是太淡了。突然,警报声响了一下,却马上停了,于是二人唯有出去看看。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表面看没人,不过迪蒂马上觉察到了邪恶的气息,果不其然,是魔神官路奥佐尔,以及其咒灵机纳古渣特。很明显他是来干掉二人的,你们如果继续活下去,会对以后造成障碍。等等,和这个孩子无关,他很快就会回去了,迪蒂刚想劝阻。怎料正树却突然一反常态,不,我要留在这个世界。毕竟是个很厉害的世界,就这么舍弃走了,不合我的个性。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于是,路奥佐尔召唤出了一批巨像兵,数量太多,明显对我方不利。而且更闹心的是,敌人打也打不完,危机时刻,里卡尔多和黄炎龙杀到,而且还都开着魔装机神,火之古兰威尔,以及地之扎姆积德。注意里卡尔多的自我介绍稍微改动了一下,他现在是地上联邦军的战斗机驾驶员哦。见两部魔装机神一起来了,路奥佐尔便觉有点危险,于是留下一批杂兵独自闪人了事。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说到魔装机,其实就是和精灵订立契约的机体,以永动机关为动力,并依靠操者的气发挥出接近无限的力量,不过也正因为这设计太高端了,使得拉·基亚斯的人普遍都无法操纵(气不足),这才有了地上人的召唤。魔装机神则是超越了魔装机,拥有自我意识的,而且操者必须和精灵的波长所吻合才行,目前只有四部,除了火和地,还有水之魔装机神卡迪斯,以及风之魔装机神赛巴斯塔。里卡尔多还说,迪蒂很快就要进行测试了,只要合格了,就能成为魔装机神的操者。放心吧,你一定能行的,我会用我满满的爱……(去死)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说到刚才的路奥佐尔,丫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伊布大妈倒是认为他要复活瓦鲁库尔斯,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把这件事告诉菲尔王子为妙。回来后,遇上了另外一个美女,塞尼亚。她可是公主哦,不过是没有王位继承权的。何谓王位继承权呢,王族的人满十五岁后就会进行魔力测试,合格的人才有王位继承权。结果是,她没合格。说到为什么要进行这个测试,实际上,国王是必须保证持续供给给结界魔力的。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这时,菲尔提醒,迪蒂的仪式快要开始了,现在就看她能不能被卡迪斯所选中。主持仪式的可是国王哦,听着听着正树不免吐槽,这台词怎么那么像结婚仪式啊。结果一通祷告过后,卡迪斯却是毫无反应。就在众人以为没戏的时候,卡迪斯居然发光了,它终于在最后时刻回应了迪蒂的呼唤。偏偏就在这时候,路奥佐尔又出现了。菲尔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居然能若无其事的穿越戒备森严的结界?你太小看我了,如果说破坏结界也就罢了,单单穿过结界对我的纳古渣特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的。随即他派出一堆的巨像兵,要灭掉卡迪斯。

 

事后,菲尔王子不得不向父皇提议,有必要重新整顿王都的防御计划。国王却不这么认为,还开始讲了个故事:有一位铸剑名人和制盾名人,平日里,他们一直想要比个高低(说到这里,你肯定以为是在讲自相矛盾的故事吧,我可以告诉你,错,大错特错)。铸剑名人专心研究如何穿透制盾名人所做的盾,而制盾名人也以挡住铸剑名人的剑为目标。原本感情不错的两个人争斗不断升级,直至反目成仇。终于有一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人大打出手,欲以彼此的剑和盾进行决斗。结果铸剑名人的剑斩断制盾名人的盾同时自身也折断,折下的刀刃更是要了俩人的命,这是何等悲哀的故事啊。其实国王讲这个故事,无非是要菲尔明白,过分强化结界,只会进一步刺激修特多尼亚和巴格尼亚两国,要知道他们已经对兰古兰王国有所戒心了。另外,他还希望菲尔能辞去治安局的职务,毕竟像他这样把什么责任都揽在身上迟早会把自己整垮的(菲尔王子的悲剧或许正是他过于强烈的责任感所致,当然,也是后话,后话)。

 

经历了这一战,正树也开始感慨起魔装机神了,毕竟是很牛X的。普雷西亚很坚定的认为偶你酱能当上魔装机神操者,为什么呢,因为爸爸泽奥尔特曾夸过正树很有资质。这时迪蒂过来追加说明正式魔装机操者的事情,其实就是说正式归入治安局管理,必须服从菲尔王子的指示。当然了,如果要完全自由也不是没办法,那就是被选为魔装机神操者。话说完了,该工作了,这次是负责国际会议的警备。结果正树独自一人去汇合地点,却在路上遇到了恐怖分子。其实这里多说一点,正树的父母正是由于恐怖主义而死的,所以他本人对恐怖分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但再恨他也不愿意杀人,不过这次却出了意外,敌方机体的弹射装置坏了,结果直接挂掉。

 

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下子就脱力到底。倒霉催的,几个恐怖份子兄弟居然赶到,见到人死了那个个作义愤填膺状。虽然最后还是勉强打赢了,但正树并不高兴,这时候偏生萨非尼又来了。在战场上却还想着不杀人就能了事,小弟弟,你实在是太甜了,这种程度对我们根本就不构成任何威胁,所以姑且放你一马吧。还好,迪蒂和里卡尔多及时赶到,可惜却看到正树一脸的消沉。我杀了人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是战场嘛,迪蒂安慰道。我是想这么觉得,可……这时里卡尔多不答应了,说什么天真的话,难道你死了就可以了吗?

 

知道正树是日本人,里卡尔多似乎明白了他的心理,那就没办法了,估计也没什么作用。迪蒂还想阻止,不过他却继续说,我是实话实说。正树啊,你是为什么要留在这个世界的我不知道,但你难道就没有在这个世界想要守护的东西吗?只要有即使拼了命也必须守护的东西,就能够战斗下去。我可不是什么博爱主义者,如果谁破坏了我所重视的东西,绝对不容饶恕。你是说得没错,可是,我还是讨厌看到人死。可是如果逃避了,就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这天,迪蒂找到正树,说是要去创造自己的使魔,对于魔装机神操者而言是必须的。所以得去神殿一趟,问正树愿不愿意跟着一起走。不过正树实在不喜欢那个啰嗦老太婆,所以普雷西亚提议去野餐吧,半推半就半被威胁的,正树只得服从。考虑到路奥佐尔的问题,他几乎是将魔装机操者当成狙击目标的,所以泽奥尔特提议俩人都开魔装机去。开始野餐不久,泽奥尔特皱皱眉头,正树,这个给你吧。才不要呢!正树应道。那边普雷西亚又不满了,爸爸,芦笋不吃可不行,很有营养的。泽奥尔特急忙说,其实我已经吃饱了,真的。骗人,你根本一口都还没吃。不,普雷西亚的思念,已经充满了我的胸口(那是肚子吗?)。少忽悠我,快吃!别看是小罗莉,生起气来那是相当恐怖的。唉,泽奥尔特啊,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还那么挑食啊。

 

说到使魔,其实正树还是多少有点在意的,这时候就提及到里卡尔多的使魔,也是唯一有提及他使魔的模样的,因为游戏中从未出现过。是猴子哦,怎么看都是猴子。使魔其实就是主人无意识状态下的产物,主要作用是守护主人,另外还是魔装机神的武器使魔浮游炮的诱导工作。当然,等你被选为魔装机神操者了自然就会明白。你有这个资质。说起来,吃饱了来场特训吧。哦,正树很高兴,那么尽快。丫的,老爸,你的芦笋还没吃干净呢。敢情泽奥尔特是为了逃避芦笋啊。特训结果很令人惊讶,因为正树赢了(当然达,你以为我是谁)。泽奥尔特不得不感慨,已经没什么好教的了。这时,路奥佐尔出现,两方打得正酣这时,泽奥尔特的另一个徒弟近卫骑士团的成员方古登场。本以为都是泽奥尔特的徒弟,应该好说话才对,但面对正树,方古却是一脸的冷漠加不屑。

 

回说方古,他虽然是拉·基亚斯的人,却拥有很高的气,这才能成为魔装机的操者。不过他心中一直认为师傅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反观泽奥尔特,却觉得正树比自己合适。于是方古很生气,你这叫什么话,拉·基亚斯的事情,本就应该由我们拉·基亚斯的人来解决。根本就不需要依赖什么地上人。而且地上人真的是可以值得信赖的吗?那个卢比卡就是个好例子(这个人相当有来头,后话后话),根本不应该相信他们。泽奥尔特实在无法认同,正树他们这些地上人可是真的为了拉·基亚斯而战斗的,你这么说太过分,快道歉,怎料方古二话不说就闪人了。虽然搞的很不愉快,但问及今天还没日落接下来干啥时,正树还是觉得反正有时间,就再玩一下吧。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这边菲尔王子正在考虑,魔装机神操者现在就剩赛巴斯塔的了。这时候温迪出场,说是带来了赛巴斯塔的最终调整表,比预想还要高的数值哦。那边厢,莫妮卡正在晾衣服(一脸的痴女相,吾友如是说)。不料萨非尼杀到,好像是要偷袭,结果发现这里居然有人,怎么办,干脆杀掉算了。定眼一看,这不是公主吗,而且还是一个人,我真幸运啊。萨非尼冲进去就想抓了她,没曾想这位天然呆公主居然还问你是谁啊,我这正在晾衣服呢,被不认识的人邀请,令我很为难啊如此这般(莫妮卡的天然呆已经是登峰造极了,真的)。这时正树和泽奥尔特出现,莫妮卡无奈唯有放弃绑架逃到一边。为了救公主,泽奥尔特冲过去,却不料萨非尼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公主,而是风魔赛巴斯塔。刚想带走,不料风魔身体突然发光。那一瞬间,正树明显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过很快,光就消失了,于是萨非尼带走了风魔。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这边路奥佐尔和迪蒂正打得难分难解,萨非尼一到,任务完成。结果和路奥佐尔留下的一堆杂兵缠斗,白白浪费了追踪的时间。好歹是保住了莫妮卡吧,莫妮卡其实和塞尼亚是双胞胎,一个聪明能干,一个天然呆兼乱用语法,实在是……令人没想法啊。虽然只要不是被选中就不能开魔装机神,但万一拿去分析,还是可以得到相当一部分技术的。这可该如何是好啊,当菲尔王子愁眉苦脸的时候,温迪出现,她可是有名的炼金学者,好像想到了一个好方法。结果正树一看到这位姐姐,当即浑身不自在起来。呵呵,正树,怎么突然紧张了啊,一旁塞尼亚坏笑道。其实温迪的方法是,刚才赛巴斯塔有一瞬间和正树产生了同调,那种发光现象其实就和卡迪斯于迪蒂的时候一样。所以很有可能,正树已经被赛巴斯塔所选中了。既然已经联系上了,那么如果让正树去寻找说不定可以找到。

 

没过多久,菲尔就收到了有关路奥佐尔的情报,于是命令兵分四路追踪。不过迪蒂趁所有人都走了才回来跟王子说,她认为让里卡尔多一个人去完成任务不是很好。为什么呢,因为迪蒂总觉得里卡尔多有种急于拼命的感觉。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话分两头说,正树正开着机体走吧走,途中开始犯困,然后就开始乱走方向(其实他就算不犯困,也是乱走的)。突然耳边听到塞尼亚大叫,等等,你开到哪里去了,不是那里啦。原来塞尼亚偷偷潜入到加奥姆机内,其实赛巴斯塔作为最高机密,她是没办法碰的,所以才想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亲眼见证赛巴斯塔,这就是对魔装机的爱啊。走到一半,正树感觉有人在呼唤他,与此同时,雷达也有了反应。果然是追上了,太厉害了,居然中了,正树的路痴居然能起到作用也,塞尼亚狂笑不已。这次赛巴斯塔再次发光,在高声呼唤他坐过去,大概。塞尼亚提议,那就快换乘到萨巴斯塔上吧。等到终于来到赛巴斯塔身边了,正树问现在该怎么办?当然是换乘过去啦。那怎么换乘呢?这个……塞尼亚颤抖了。啊哈哈,完全没想过(丫的,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这时赛巴斯塔再次发光,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塞尼亚发现正树居然不见了,神奇的是他竟然又马上出现在赛巴斯塔的驾驶舱里(来吧,见证奇迹的时刻)。不管了,动起来吧,赛巴斯塔。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一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打到一半,黄炎龙救场,发现赛巴斯塔动了,很是惊讶,到底是谁在操纵?正树很拽的说是我啊,怎样吃惊吧(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的确很吃惊,正树这个吊儿郎当又没什么觉悟的人居然会成为魔装机神操者,这是炎龙实在无法想象的,毕竟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个家伙。这里注意了,最好能让炎龙和萨非尼干上一次,因为俩人有JQ(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这俩人是有一腿的)。事后,炎龙还是无法接受,为什么会是正树,赛巴斯塔可是魔装机神中的最强机。而且,居然好选不选选这个那么不成熟的人作为操者,继续碎碎念中(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嘛,事情算是暂告一段落吧,现在炎龙比较在意萨非尼,所以让塞尼亚带正树回王都,自己则继续追踪。当然这时候,正树要选择跟过去,怎么看都觉得萨非尼和路奥佐尔背后有什么黑幕,只要揭开了说不定就万事大吉了。好吧,不过事先申明,你陷入了危机可别想我救你。

  评论这张
 
阅读(501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