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2010-05-28 03:47:52|  分类: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天写得太多,搞到很累人,没想到第二天都努力要精简了,结果还是写了好多。唉,悲剧啊。不过也罢,我喜欢慢慢来,细细品味,这是款难得的游戏。不像有的人,截到张什么图就忘乎所以的乱贴,何必呢。另外说一下,之前看到网上有人说这游戏有BUG,大约二十几话的时候,正树和愁单挑,愁会变得无比强大,招招秒你。不至于吧,WS的游戏会出如此大的纰漏?再往下一看,敢情是用了什么SB神补丁啊,那就难怪了,你丫乱改一通,改出毛病来了,还要倒打一耙说是游戏的问题?免费送两个字,活该,一个字,该!什么倒霉孩子,好用不用用SB神的补丁,这些人最好再用一个SB神的存档,全员99等级(自称,据熟悉SB神转JJ的人透露,所谓的全员99级经常情况下都是开始那几个而已,后面根本就没这么牛X),好,你正树99级,让愁情何以堪,你就是想输都难。还有更SB的,说什么游戏就是要玩得随心所欲的,好,你玩吧,玩到二十几话记得砍掉重新开始,我不拦你,3166

 

第二天进度十五话通

 

上回书说到炎龙准备追萨非尼,正树则跟进,剩下的塞尼亚也不甘寂寞,美其名曰反正我现在是回不去了,就留下来帮你们整备机体吧。你明明就是想摆弄赛巴斯塔,正树一语中的。说起来,炎龙你是不是对莫妮卡有意思啊?塞尼亚如此问道。请别用这种容易招致误会的说法,我不过是受人所托而已。什么嘛,大家可是都知道的,你很在意莫妮卡的哦。里卡尔多到处这么说的。里卡尔多(恨啊)……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跟你说,我和莫妮卡之间真的啥事都没有。反正,炎龙这种一本正经的性格一遇上淘气(淘气)的塞尼亚就会很郁闷的了。嘛,莫妮卡早就被克里斯托弗给迷住了(克里斯托弗何许人也,揍是不告诉你),虽然我个人觉得是没结果的爱情啊。对此,炎龙一针见血地说了一句“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我说你们这么聊不追萨非尼行吗,炎龙倒是说没关系,因为刚才战斗中已经派郎西奥追过去了。至于郎西奥嘛,便是炎龙的使魔,虽然他一直坚持其外形是风生兽,但我个人觉得那就是一头黑豹,真的。结果一路追过去,追到了巴格尼亚的国境边上。这时候,巴格尼亚军正和赛非你战斗中。当然,这帮人开旧式魔装机怎么可能是萨非尼的对手,不过萨非尼也因此大意了,一边女皇三段笑,一边却被敌人钻了空子从后方逆推。然后就……被抓住……全身无力……接着便很享受的一路呻吟着的,具体什么情况各位自己脑补吧,这大姐真是没救了。

 

于是,我方杀到,发现巴格尼亚军已经侵入兰古兰国境了,其实所谓国境线就是以那条河为界限的,贸贸然冲过去在巴格尼亚国境内发生战斗很容易引发国际问题,所以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不打。不过对方明显不会放过夺取新式机体的机会(以驱赶非法入侵者为借口),所以战斗是在所难免。这里面有个分支,那就是是否越过国境线。本作在这方面的设计很巧妙,很多时候都是剧情中提及要点,你不看剧情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简单来说便是不能越过桥发生战斗,哪怕是地图炮或者远距离武器,所以引敌人过桥再K死是个不错的法子,当然你可以无视这条,不过是分支不同罢了。

 

终于是抓到了还在暗爽的萨非尼,结果这位大姐倒是坦率得一塌糊涂。为什么要攻击王都呢,那不废话吗,当然是为了让瓦鲁库尔斯大人复活嘛。那么你们下一个目标是什么,还有其他的同伙吗,又是受了谁的指示?炎龙继续问道。这时候萨非尼开始装傻充愣了,见她这德行,炎龙脸色阴沉起来,是吗,那我也有我的办法。难道是拷问,来啊,我是S也喜欢M也喜欢的哦(死变态)。炎龙当然知道萨非尼是啥货色,所以要作的是对她进行说教。一听说教二字,正树当即面色铁青,太过分了,炎龙,没必要做到这样吧。是啊,那样太残忍了,塞尼亚附和道。这下子,倒是把萨非尼给吓到了。炎龙的说教啊,可是从中国四千年历史开始,说个没完没了的。而且你要是插嘴了,他会再多十倍内容说教奉还。说累了吧,还让郎西奥交班来继续说,完全不给你休息的空闲。那种体验,实在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正树当初差点就神经衰弱了)。我还算是好了的,据说还有人一下子就去了(去了?去什么了?),唉,南无阿弥陀佛啊。萨非尼,你死定了。

 

那么开始吧,炎龙好像是乐在其中,萨芬妮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怎料炎龙刚想下手(下手?),他们竟遭到巴格尼亚国境警备队的袭击。领队的人是基诺(其实这个人挺有趣的),虽然接到报告是对方入侵领地了,可现在怎么看都是对方在自己国境内,按照他的风格,自然不会允许出战。杂兵则硬要说他们已经侵略到国境了,基诺还是觉得这与报告不符,于是示意稍微警告下就成。其实那杂兵是很怕的,如果这时候不杀人灭口吧,他们铁定要上军事法庭,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啦。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自救的时候,一名为泽茨的老头开着新机体就窜了出来,而且还像疯子一样说什么嗅到了兰古兰的魔装机的味道,要用战斗来测试自己的新机,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基诺见状也慌了,这部新型试作机可是巴格尼亚的机密,被杂兵那么一煽动,无奈基诺唯有下令出战,不能泄露国家机密。

 

既然对方已经攻过来了,自然得迎击,但萨非尼怎么办?炎龙只得命令郎西奥盯着萨非尼。打了不久,萨非尼提议让她帮忙,虽然炎龙并不相信她,但也觉得就这么困住她,说不定会成为敌人的狙击目标。万一真挂了,自己可是会睡不好觉的,所以答应放了她,就当是作个人情,迟早要她还的(俩人的缘分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嗯)。

 

刚回国,隔天早上,又是固定的妹妹叫床事件。刚才菲尔王子联络说要赐予偶你酱圣号。圣号,那是虾米东西(能吃吗)?这事还得泽奥尔特来说明,所谓圣号,就是过去的伟人的名字。所谓赐予呢,也就是奖赏,换句话说,国王是要给你名誉名字。对此,正树倒是意外的淡定,怎么说我已经从双亲那里得到了名字,可不想要别的名字。这可是相当高的荣誉哦。嘛,反正我是没兴趣,拒绝掉算了。泽奥尔特一听颇为为难,因为赐予正树的圣号正是他先祖的名字。如此一来,我想就是要让你当我的养子的意思吧。普雷西亚一听别提有多高兴了,好啊,这样偶你酱就是真的偶你酱了。不过正树还是没感觉,这种事情无所谓了吧。普雷西亚当即泪流满面,偶你酱,莫非,你讨厌我……(这一招对死妹控的杀伤力近乎满点)。泽奥尔特也在一边故作垂头丧气状,那太遗憾了,还想着你当了我养子吧,可以相应减少点税金,让普雷西亚稍微过得好点呢。我靠,这么一来,好像我拒绝就是作了什么坏事似的。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不得不说,这对父女实在是太那啥了,那么赶快去王宫接受赐封吧。国王赐予正树的圣名叫兰德尔(关于这个名字,其实是当初拯救了兰古兰国家的英雄之名,这人在阪田雅彦撰写的魔装机神前传小说《兰古兰战记》中可是主角哦,各位有机会可以找来看看)。上边是国王在摆POSE,下边菲尔王子唯有暗中说话,让正树照着念。好艰难说完了,国王还要整所谓的精灵守护祈祷仪式,一说就得扯上半个小时啊。结果正树完全睡着了,不料平地一声惊雷彻底把他给震醒。路奥佐尔又来了,其中还包括着别国的军人拉塞弛。打完回去,国王居然要把中断的仪式继续,还好菲尔王子劝阻了,毕竟正树已经用他的战绩表现出来,他是个绝对适合继承兰德尔之名的男人。这边厢,里卡尔多和正树聊起了新闻,说是修特多尼亚斯发生了示威游行,将他们当成恶人看待,反对魔装机神。这是怎么回事,魔装机神可是用来拯救世界的,他们干嘛反对。那边可不一样哦,他们认为兰古兰是要用魔装机神来威胁周边国家。嘛,毕竟最近魔装机神出击多了,各国的人看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当然会害怕兰古兰发动什么侵略啦。看样子,里卡尔多很明白正树的心思,不过又好像担心他会走上歧途似的。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既然是魔装机神操者了,自然就要造使魔啦,于是正树决定去找伊布大妈,普雷西亚则兴高采烈地要跟着去。到了神殿,遇到同为魔装机操者的贝琦。结果造出来的使魔,是两只猫哦,两只可爱的黑猫和白猫哦(我觉得自己这么说话相当恶心,真的)。起名字的时候,正树灵光一闪,就叫小黑小白吧(当然,你硬要我翻译成库洛和西罗也可以,不过我觉得小黑小白比较好记)。我说,你也太没起名字的天分了吧,贝琦坏笑道。虽然两只猫是想抱怨,但估计抱怨也是没用,倒是普雷西亚给了白猫铃铛和黑猫丝带,按照公母区分的。结果,警报又响起了,唉,这个国家的治安实在是太成问题了。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敌人是萨非尼,好像是找伊布大妈有啥事。打着打着,出现了两部新的魔装机,操者分别是色鬼老爹马德克和穆斯林的阿哈马多。干完萨非尼,贝琦一上来就要干杯喝酒,阿哈马多是不喝酒的,所以闪人,但马德克老爹却是没脸没皮的要讨救喝。正树推说自己未成年,很快的,贝琦已经喝上了,而且马上神速的喝高了。这时候,老爹色迷迷的说,快来了。正树还纳闷呢,贝琦喝高后就觉得很热,然后便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哦)。丫的,老爹等的原来是这个啊。普雷西亚要阻止吧,还被贝琦拉过去强脱。这下,正树怒了,贝琦,你给我适可而止……不料伊布大妈平地一声吼,马上贝琦就酒醒了。你们以为这里是哪里啊,这里可是神圣的神殿!事后,贝琦除了跟普雷西亚道歉外,还想请正树帮忙。因为赛巴斯塔是可以自由出入地上的,当然,正树根本不知道。她想正树去美国帮忙买样东西,至于什么东西吗,当然是巴本威士忌啦,她已经没多少存货了。我说,干脆就当作一次戒酒的机会吧,普雷西亚不满道。戒酒啊,到目前为止已经戒了一万次了哦。换句话说,就是破了一万次戒酒。

 

    某日,迪蒂问及正树搞出什么样子的使魔,居然是很可爱的猫猫哦。一看到是猫,迪蒂那两只使魔(注意是狼不是狗)就不满了,居然是猫,凭这种姿态你们也能保护得了主人吗?迪蒂倒是觉得是猫多好,自己很喜欢猫的说。这么一说,两头狼很受打击。像我们这样又强又美的狼才是最适合作使魔的,哪是猫那种低等动物……终于,小黑小白愤怒了(小猫不发威你以为我们是哈罗KITTY啊),我们是猫真对不起你们啊,猫有什么不好的啊。嘛,这就是猫狗大战了,而且还是屡战不爽、越战越爽那种,猫和狗之间(我们是狼啦,迪蒂的使魔出处其实是北欧神话奥丁座下的两头狼,嗯)果然是宿敌啊。

 

    菲尔则叫来正树,准备正式和他谈及关于魔装机神操者的权利和义务问题。其实说起来很简单,魔装机神操者的权利就是不需要服从任何权力的权利。哦,也就是天大地大没我大了,嗯?等等,那连王子的命令都可以无视吗?嘛,就是这样,实际上能阻止魔装机神的也只能是魔装机神。别看正树平时没心没肺,但偶尔还是会思考一下下,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做什么事情都是OK的,连犯罪也是无所谓的吗?是的,不过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被魔装机神选中的操者,必定是拥有正直心灵的人。与魔装机神订立契约的精灵,是高位……也就是无限接近纯粹的存在。当它感觉到操者心中邪念膨胀的时候,就会拒绝他。而魔装机神操者唯一必须履行的义务,就是当世界陷入存亡危机时,必须不惜一切的挺身而出。虽然正树觉得这些话很简单,但菲尔王子却提醒他,现在是没什么实感,不过以后你就会知道,这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结果没多久,迪蒂就找不到正树,因为他居然开着赛巴斯塔回地上世界了。在空中遇上了联邦军战斗机,虽然马上就将其抛离,但也因此留下了记录。注意,这战斗机驾驶员的装扮,已经变成OG的设定了。随后,在某地,遇上了一部神秘机体,这便是白河愁和他的古兰森,也是俩人的初次邂逅。白河愁很清楚赛巴斯塔的事情,包括正树的名字和圣名等。至于为什么他会对魔装机神知道得这么清楚,当然是因为白河愁也是兰古兰国家的人,至于他的原名嘛,哼啊,我偏不告诉你他的原名是叫克里斯托弗。虽然话不多,正树就走了,但愁的心理却思索着,那就是赛巴斯塔的操者啊,果然是我的话就不大合适了。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很快就又回到拉·基亚斯,不过却发生了INS故障,随便找个方向灰吧,这时候如果要走G路线,就必须选往东走。结果灰了好久,INS还是没修好。搞的正树很烦躁,哪知道小白更烦躁,别光说话不干活的,你也帮忙一下嘛。我行吗,万一我帮忙了,可能会弄坏的。没办法,小黑小白唯有自己搞。居然让猫帮人修理机械,这是何等的失态啊。位置一确定又该颤抖了,这里居然是巴格尼亚境内,万一被发现可就代志大条了。幸好,在巴格尼亚的泽奥尔特发现了。刚合流就又发现了恐怖分子,果然是不消停啊。这时,方古杀到,正是个好机会,让师傅看看我的修行成果。泽奥尔特提议,不如来个比赛吧,比赛谁打倒的敌人多,输的人要请客哦。当然,必赢的关。如果是全胜,一只都没留给方古的话,你又打算第二章要收他,那么这时候就该表现高姿态,其实我是运气好罢了。你这算什么,我不需要人同情。谁同情你了。嘛,我必须承认自己输了,不过下次肯定会赢你的。哼啊,我也不会输的。好了,这样一来一往间,第二对基友诞生确定。

 

    总算是回国,劈头盖脸的迪蒂就是一通的怒斥,正树你为什么要这么乱来!就算魔装机神操者是自由的,也不能这么乱来,万一你到地上世界闹出什么事情,又或者你离开的时候,拉·基亚斯陷入什么危机了呢?你难道忘记了魔装机神操者的义务了吗?够了啦,自己跑出去是我不对啦,我道歉啦。不,你根本就没从心里反省自己,姐姐我可是看得很明白的。谁是姐姐啊!虽然泽奥尔特出来打圆场,但迪蒂还是不想就这么放过正树,谁料正树早就开溜了。

 

    结果为了躲避迪蒂的训话,正树居然又开赛巴斯塔跑了,可怜两只猫在那瞎操心。嘛,虽然是这样吧,不过正树并不是讨厌迪蒂的。嗯,正树没兄弟姐妹,所以对迪蒂这种姐姐类型很没办法的。哦,对也,他好像也没法应付普雷西亚也。嗯,还被温迪那种美女气质给直接镇住了呢。结论就是,正树对女人是完全没辙的。两只猫谈得正欢呢,正树不爽了,你们乱说个毛,给我好好看雷达啦。说起来,使魔还真是方便啊,有空的时候可以当聊天对象(我说,就没有更好的用处了吗?小白很郁闷)。半路看风景的时候,遇上了里卡尔多。

 

    说着说着,路奥佐尔又来了,这次他不过恰巧路过(打酱油?)。但正树坚决不放过他,于是他召唤出了新的强化过的巨像兵,自己就又闪人了。面对强化过的敌人,就连正树和里卡尔多也陷入了苦战。这不由得令里卡尔多想起过去开灰机的时候,那时和现在几乎一模一样,寡不敌众。我方总共就两机,而对方却有十机。那该怎么打?当然是将敌人一部机和其他分散开去,也就是只盯着一个目标打(俗称群殴,群殴最高,机战永恒不变真理)。突然里卡尔多发现了什么,随即要正树马上就从这里撤离。虽然里卡尔多嘴上不说,但正树马上发现是扎姆积德出了什么状况。果不其然,扎姆积德现在是无法移动了,这么下去只会成为敌人的标靶。所以他才决定自己留下,至少保全正树。混蛋,你装什么酷啊,就那么想死吗?面对正树的质疑,里卡尔多终于说出了真相。过去也发生过现在这种情况,那个时候,我和你的立场是倒过来的。我相信同伴是没事的,所以就离开去找救援。不,不是的。其实并非是相信他的话,只是觉得至少有一个能得救也好,那时候他一定是这么想的。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我想自己就算是他也会这么做。但是,存活下来的我,却一直对用他的生命换来自己这事耿耿于怀。现在正是将从他那里得来的生命还回去的机会,所以,拜托了。你的过去关我鸟事,我只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才不受你的指挥呢。

谷子的魔装机神日记(第二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事后,里卡尔多劝说正树还是回去吧,如果是担心迪蒂的话,就让他来,毕竟迪蒂很听他的话的(自以为是罢了)。结果一回去,却看到迪蒂在流泪。正树,我可是真的很担心你啊。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正树完全没算到她会这样,一下子就傻了(奶奶说过,男子汉一生不能做两件事,一件事是浪费食物,另外一件事是让女性流泪。哪个奶奶?)。换人,里卡尔多。里卡尔多赶紧上来,哟,哭了可是浪费了你这美人哦,来,笑一个。怎料迪蒂刚笑了一下,里卡尔多,是你吧,是你教唆正树一些奇怪的事情吧。里卡尔多当即颤抖了,迪蒂,别介,别以这样和颜悦色的,却发出如此恐怖的声音,别这样好吗?果然你就是犯人,随即上前死掐住他的脖子(锁喉杀?)。等等,我什么都没做啦,掐脖子是犯规的啦……正树在一边看得是心惊胆颤的。就连菲尔王子也肝颤到话都说不完整了,还是算了吧,这样,不是太好吧,我觉得。迪蒂这才好像回过神来,对不起啊,里卡尔多。说是道歉,但还在往死里掐。现在你们该明白了吧,虽然十七岁姐姐平时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可一旦进入生气爆点模式后,那种恐怖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差点就死了,嘛,反正不管怎样,能平安回来就好啦。

  评论这张
 
阅读(268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