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绽放于绝望中  

2011-10-14 05:1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这是当年读完《FATE/ZERO》小说后发在LU上的一篇感想文,巧逢现在动画版开播,特再发一次,权当是一点点的应景和纪念吧。


    《FATE/ZERO》,被作者虚渊玄戏称为“二次创造”的拙作,却让这个早已经对商业性炒作厌恶之极的人找到了新的方向。是的,他可以毫不顾忌地将一直坚持着的那种绝望和悲伤继续下去,尽管他一直渴望着可以写出充满阳光气息拥有希望引导读者看到明天的作品。他得到了拯救,因为无论小说的结局如何令人绝望、又如何的令人感伤,故事的最终却注定是充满希望的。这是一部注入了他全部热情的奇妙作品,庞大而又精巧,愉悦却又暗自神伤,在扭曲之中企图表现出的命运的沉重,最终化为一股力量,美丽动人地绽放于绝望的灰色调之中。                               

 何谓圣杯

绽放于绝望中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传说中曾一度装载着基督耶稣之血的黄金容器,因此它被赋予了无上的光环,它是一台万能的满愿机。得到圣杯的人可以实现自己许下的任何愿望,然而,要召唤出圣杯却必须通过“圣杯战争”这一残酷的形式来执行。七位魔术师,还有与他们分别订立契约的七位SERVANT,彼此间注定要拼个你死我活。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 、BERSERKER七个不同的职业,七位穿越时空界限来自于过去传说或者神话中的英雄灵魂。他们并非是为了完成魔术师的愿望而来,因为他们也有自己所渴望得到的或者曾经追逐的梦想。可惜的是,这些过去的英雄并不明白,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让圣杯成形,被满愿机的谎言欺骗着降临于此,在极小范围内进行足以撼动天地的战斗,到头来,仅仅是被利用,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何谓正义

卫宫切嗣,最为纯粹的魔术师,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甚至于完全忽视自己的存在感。所以,在无数显赫的战绩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简直就是故意把自己逼入绝境却又总能全身而退的恶名昭著的“魔术师猎人”。作为被选中的七位魔术师,他们各自都有相应不同的愿望,有的为了荣誉感,有的为了完成家族的夙愿,有的为了拯救年幼的少女,而卫宫切嗣,他的目的却无私到令人惊叹。正义,为了正义,为了拯救世界。

好笑吗,荒唐吗?的确,在现今这个世界,正义永远只是存在于十分简单幼稚的作品之中,甚至早被年轻人们所遗忘,以至于把这个词汇当成一种可笑的存在。大凡提起正义,总有人在冷嘲热讽,不切实际,冠冕堂皇,满口空话,诸如此类讽刺言论早已不绝于耳。

然而我敢说,正义在卫宫切嗣的身上体现出来的不是可笑,而是可悲,因为那实在太沉重了。有生以来,我从未意识到“正义”这两个字竟会是如此的沉重。正义是什么,为了拯救大部分人,必然要舍弃一小部分人。这是个现实的问题,因为即便是魔术师也并非万能,他们终归还是凡人。所以在“生命”这个天平之上,卫宫切嗣能做到的就是将人这一个个的存在进行划分,不是按照质量,而是按照数量,因为在他眼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这种区分方法却并不轻松,它意味着你必须一视同仁,放弃自我情感,无视任何羁绊,哪怕是自己至亲之人,哪怕是自己曾经付诸爱意的人,在众多人的个体中也不过是一个陌生平淡的存在。这种沉重感,真的是人可以承受得了的吗?

绽放于绝望中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故事的开篇明确表现出的正是主角内心的痛苦,唯一一个真正理解他的人,他的妻子却注定要在九年后死于战争之中,为了实现丈夫的愿望。抱着刚刚出生的婴儿,那份沉重让他几近崩溃,他哭了,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但为了心中的正义,他泯灭了内心中仅存的一丝人性,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测量工具。是的,只是单纯的测出砝码的数量,不需要去量测砝码的重量,因为所有的砝码都是同一个质量。

                              何谓王者

王者,傲视群雄,拥有一切,唯吾独尊;王者,彰显霸气之道,被欲望所驱使,横征暴虐;王者,牺牲自我,实现民众心愿,捍卫国家尊严。这正是故事之中出现的三个不同王者的所谓王道。英雄王的藐视一切,征服王的掠夺征服以及骑士王的无私守护。


    英雄王,曾经站在人界的顶点,曾经拥有世间一切的财宝,或许他是无欲无求的,所以圣杯对他来说就好像自己的私藏物品,所以从一开始便注定了他对圣杯战争的不屑。他看透了一切,血红的双眼十分准确地看出了卑微人类心中的丑陋,并以此满足自己心中的愉悦。然而,他唯一看不透的人却是自己,正因为站在了顶点之上,所以他是孤独的,孤独是什么滋味,他一直品尝着,却并未知道这就是那种最为痛苦的感觉。

征服王,一生都在战场之上,征服着一切,以暴君之名满足着自己无穷无尽的欲望。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偏偏是如此的征服之路却给民众带来了幸福。打倒而不毁灭,战胜而不侮辱,这就是他一直信奉的征服之道。跨越国界,攻陷别国的城池却从不作占领,从不作逗留,因为那只不过是他梦想之路上出现的一个小小的障碍而已。他要到达世界的尽头,他要带领自己的部下看到尽头的海洋。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的鲁莽,从来没有人质疑过他的决定,就这样,一路征战的大军中不断补充着新鲜的血液,其中既有败军之将亦有亡国之王。这些人即使到了死后的世界仍旧依靠他们的灵魂向征服王宣誓效忠。“王的军势”,两千人马的英灵,个个都是英雄,个个都是名将,这正是征服王一生的写照,他用自己的欲望和霸气引导着部下,引导出属于他们的未来。

绽放于绝望中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骑士王,曾经拯救了大不列颠的王者,注定在拔出石中圣剑的那一刻背负起一生的诅咒。为了王的尊严和统治,她放弃了女儿身,她得不到女性该有的幸福。为了保护国民,她始终冲锋在战场的最前沿。为了这个深爱的国家,她无私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可正如当初预言的诅咒那样,她得不到幸福,她也得不到祝福。为了成为理想的王,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她封闭着自己的内心,更从未尝试过真的了解人的心,她不懂得人心,渐渐的,她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很多。可悲的是一切都太晚了,完美骑士兰斯洛特背叛了她,血红夕阳下除了她便是满目的尸体所形成的山丘,懊悔痛苦从未让她得到一丝的抚慰。她渴望得到圣杯,因为那是满愿机,那是可以让她重新选择的唯一机会。她想重来一遍,她想改变过去。所以,即便在疯狂的黑骑士兰斯洛特充满仇恨的斩击之下,在面临内心崩溃的“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质问声中,拖着疲惫的身躯,她仍旧在追寻着,追寻着梦中的那个地方——那片故国的土地。

                         何谓拯救

拯救,有时候是心灵,有时候是生命。可是在《FATE/ZERO》中不存在拯救,因为,所有的人最后面临的都只剩下充满绝望的悲伤。

间桐雁夜,一个本来和魔术师无缘的人,为了拯救那个自己青梅竹马女子的女儿,他不惜出卖自己的躯体。剧烈的痛楚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那副早已经濒临溃烂的躯壳,但他还是靠着心底的那份意志坚持着。为了什么,就为了看到女子脸上再次展现出迷人微笑,就为了对自己过去的无能作出补偿。然而,他得到了什么?疯狂追逐的最后他毁灭了女子的幸福,看着那个抱着丈夫尸骸的女子,他忘却了她的模样,竟在否定着面前的她。她不是她,只有这样他才不至于模糊了自己,才能从心底里发出肯定的声音:自己没有错。那一刻,“狂”占据了他的一切,却在生命快要终结之时仍旧爬着要去救出少女,他那满脸幸福的笑意在冰冷的地下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而那个少女脸上却只有冷漠。他是谁?他的躯体为什么会慢慢消失?少女不知道。

拯救了一个人,就意味着必须断送一个人,这是定律,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拯救之策。于是,为了拯救一条村子,他可以在年少的时候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脸上看不到一点悲伤,因为那就是他所理解的正义。或许那时候他还年幼,或许他还不曾体会到自己所要选择的道路将伴随着何等艰难痛苦。可一切就好像在和他开玩笑似的,他曾经放弃了过去的自己,在九年间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妻子的爱情以及对女儿的疼爱。他明白了拯救的痛苦,因为最后他必然会失去这一切。为了心中那个梦想“拯救世界”,他可以牺牲一切,他可以全然不顾骑士王对自己“卑鄙小人”的责难。这个世界一直都在上演着战争,重复着错误,而脆弱的人类便一直在折磨毁灭中轮回着,他要彻底断绝这些连锁关系,他要用圣杯让世界永远和平。可笑的是,当圣杯终于向他伸手的那一刻,他能看到的却是绝望的黑色。毁灭,在选择中毁灭,为了拯救,牺牲了所有,到头来只得那个三人的房间依旧温暖,这就是圣杯,这就是圣杯满足他愿望的方式。自己到底在追逐着什么,失去了那么多,到头来自己又能得到些什么?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圣杯的含义,那就好像是上帝开的低劣玩笑。于是,最后一刻他给骑士王下达了强制命令“毁灭圣杯”,尽管骑士王脸上满是痛苦和绝望,尽管她的眼中充满了质疑和咒骂,却丝毫动摇不了卫宫切嗣的决心。

毁灭圣杯的代价是他意想不到的,火焰毁灭了所见的一切,整座城市一瞬间便在火海中化为灰烬。霎时,恸哭,哀鸣,不绝于耳。必须拯救,必须拯救,哪怕只有一个也好,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救赎。他不顾一切,在火海中找寻着,稍有差池连自己也会被吞没。他就仿佛一具失去了情感的躯壳,行尸走肉般地疯狂寻找着。终于,大雨之中,他找到了那个孩子,唯一的生还者。他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但被雨淋湿的眼中却仿佛在落泪,他在哭吗?他在笑吗?孩子根本无法理解他此刻的心情,“谢谢你。”孩子的存在拯救了他,尽管为此他牺牲了很多很多。

               何谓希望

绽放于绝望中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哀莫大于心死,当一个人真的感觉到了绝望,那他的内心便失去了一切的感觉,没有期待没有渴求,如一潭死水。但卫宫切嗣的内心还有希望,他找到了这个唯有被拯救的孩子,士郎。一个曾经失去了妻儿的男人,却重新得到了儿子;一个曾经失去双亲的孩子,却得到了父亲。他曾经想成为正义的化身,最后才明白那是多么的无可奈何。背负圣杯诅咒的他早已经行将就木,却在那一刻听到了士郎“既然老爹无法实现,那就由我来实现”如此这般天真的话语。“嗯,那我就放心了。”淡淡的一句话带走了他的所有,或许到了这一刻他才真正可以安心地闭上双眼。

希望,仅仅残留在绝望的最后,虽然微不足道,却或许能够绽放出世间最为美丽的花朵。

  评论这张
 
阅读(861)|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