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2013-09-24 05:58:38|  分类: 谷子的魔装3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走出家门,外面简直就是一片狼藉。说起来,咱这破地方已经N年没有如此景象了,台风天兔果然牛X。这名字本身就有问题,刚过完中秋,你丫月兔就不甘寂寞从天而降,重重地砸下去,然后激起千层浪,害苦了无辜百姓啊有木有。此时,应该配上某个抱着大树呻吟的怪叔叔名言: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最崩溃的还不是这件,而是我昨天更新的日记又他娘的直接给内什么了,网易,你到底是想闹哪样,没办法,有需要的人上我QQ空间看吧,要再这么整,以后我特么就不发网易了。你说他好,他就真的好啊!

    http://user.qzone.qq.com/241283964/infocenter#!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79886528

                                          第二十六天进度修国路线第23话

    罗德尼之前提到的那个法案依旧找不到突破口,很难进行下去,因为偏向军部机关的派系和偏向大统领的派系是完全反对的,所以他还是希望能说服雷芬,只要将军回到军部,一切就会有所改变,也能相应的说服这些派系。对此迪蒂很为难,罗德尼强调只要巩固了修特德尼亚斯和安蒂拉斯队的协调路线方针,便可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帕泽谬特社的动作。毕竟,修特德尼亚斯可是他们的大客户,得罪不起的。阿克雷德灵机一动,不如就以调查帕泽谬特社为由请将军帮忙吧,这个主意好。于是,这一次阿克雷德决定自己来说,其他人只负责保护他便行。

    事后,迪蒂和炎龙在道场练习,迪蒂不满足,可炎龙却认为够了:你必须冷静下来,精神过于急躁是很难接近精灵凭依状态的。迪蒂有点纳闷,你可是火之魔装机神操者,怎么能如此冷静呢?那或许是因为象征火的是愤怒的情感,平时心境如明镜止水,可一旦引发愤怒的感情就可以将这力量最大限度发挥出来。听君一席话,胜读研究生啊。迪蒂有点妒忌,明明两人在二代的时候同时有了精灵凭依体验,可现在看,炎龙对精灵凭依的理解明显比自己高得多,相信将来也是炎龙先学会精灵凭依的吧(肯定达)。对此,炎龙以“一鸣惊人”来鼓励迪蒂,现在或许应该保存力量等待时机,然后一飞冲天,万一到时候把身体搞坏了就不值当了。

    灵舡本来是飞向雷芬家的,不料还没到就收到了雷芬的联络。听说我们正要过去,他认为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自己稍微不注意,希爱娜就被罗约拉抓走了。估计是她想去自己的工房,结果半道上被抓。这人真是事多,不是说好要去实验岛的吗?好像她的确有此准备,所以嚷嚷着要回工房拿些什么,结果就内什么了。后来雷芬接到一个电话,里面说她被罗约拉抓了,随后马上就断线了。根据现在情况分析,其实阿克雷德是有头绪的,但问题是这军事基地的位置属于秘密情报,他有义务保密,所以不能说。这么一说就比某些SB业内好得多了,前天某业内突然抽风似的说要公布一些什么内部画稿,表面说什么保密协议像个屁,可你画面又是水印又是什么的是要作死啊。真是阎罗王开戏,找鬼看啊,不过还真引了帮人翘首以待的。结果某人转发了,丫就跟疯狗上身似的狂吠,然后狂删图,接着就不知所踪了。怕被人告你泄密你就说嘛,虽然你不说我们也是不会不知道的,可你怎么就是不说呢,为什么呢?真不知道这货到底想干嘛,或许成功的业内人士都是这德行吧,咱们这些LOSER是不懂D。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戈尔德突然联系我方,说是从雷米亚的魔装机上发出了一个奇怪信号。起初他是在舰内查到这信号,所以满世界找,结果就在她的机体上发现了。于是问雷米亚是否有什么印象,雷米亚起初还不明白,猛地就想起来了:那次在机库两人大吵了一架,丫不会就那时候对我的机体动了手脚吧。不过这倒是极好的,只要反向追踪这信号的发出源头,就能找到希爱娜的位置了。有了这个证据,阿克雷德也能直接通知罗德尼,正式申请出动调查基地。很快就找到了基地的位置,于是,炼金学协会和修特德尼亚斯政府共同委托我方调查基地并保护希爱娜。不料雷芬却请求同行,因为他觉得有些话必须跟罗约拉当面说清楚,不过他却坚持不开魔装机出战,咱只是去谈谈。到了基地,不管我们怎么呼叫对方就是不回应,而且突然警报响起,一批魔装机直接就从基地里冲了出来。

                    无情的策士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基地的守军就是不让我们进去调查,而且队长似乎还留有后招,总之干吧。奇怪的是,罗约拉居然没出现,多半又是躲在那里想着什么损招呢。打完了先头部队,队长要出动那东西,可小兵死活不答应,还说让自己先出预备机吧。预备机要是被破坏了,到时候才真的要遭惩罚呢。队长临行前,告诉小兵,要是自己败了就直接投降吧。结果众人大吃一惊,队长开的机体居然是艾乌里德,也就是雷米亚父亲卡库司将军曾经开发的超魔装机,不过人家这后面打着个相当响亮的“二”字,果然很二。

    你妹,居然敢如此随意玩弄父亲的机体,雷米亚又爆发了。结果不言而喻,虽然机体的确还未完成,好理由啊。结果队长一败,基地的人也都投降了,愿意让我方进入调查。切,早干嘛去了。可结果,罗约拉还是没出现。进入基地,雷米亚总觉得这里有点眼熟,突然大叫一声。靠,别总是一惊一乍的。原来她是来过的,之前联盟救命机构整过活动,她来过这基地救治伤者。总算在里面发现了希爱娜,自己没事,可装置却被罗约拉给抢走了,这会儿估计已经躲到别的基地去了。听迪蒂说这里还出动了艾乌里德,希爱娜直觉感到有点糟糕。随即,听见一魔装机灰走的声音,副长马上联系迪蒂说是事态紧急,雷芬将军直接开走了艾乌里德,估计多半是去追罗约拉了。

    这边厢,兹波尔巴接到一电话,当即脸色大变,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其他两条线都有露一小脸的那个混蛋宙兰特。他询问计划进展情况,得知很顺利后又对兹波尔巴的态度有点怀疑,质问他是否会改变心意。虽然兹波尔巴明确表示不会,但这对宙兰特来说也没什么影响,毕竟如果你中途变卦到时候挂的只能是你自己。对此,兹波尔巴显得很痛苦,内心却还在想着迪蒂。看来,这人是真心的啊,大概。

    希爱娜再一次上船,不过这次态度表现得很谦和,又是道歉又是道谢的,搞得坡夏大妈都以为认错人了呢。关于罗约拉去了哪里,其实她已经在普拉那增幅装置上又放了个发信机,马上就锁定了其所在坐标,可这么一比对吧,居然是先前那个被电离等离子炮灭了的城市。那里现在已经禁止外人入内的,不过这倒正好成了丫潜伏的好去处。雷芬多半也会去那里,所以我方必须尽快赶到才行。

    之后,希爱娜又碰到了雷米亚,看她独自一人唉声叹气的样子便知道她又在烦恼了。这次是关于艾乌里德的事情,一看到这机体就会让她想起父亲,那曾经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这时候,雷芬发现罗约拉所在的就是那个废墟城市,不觉发出一声叹息,这是何等的因果报应,必须由自己来赎罪,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罗约拉。

                    报复和报国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很快的,雷芬找到了罗约拉,他明确表示是众人把机体托付给了自己,那些想要阻止罗约拉暴走的士兵拜托他一定要阻止罗约拉。有个屁用,那基地的可是未完成品,可罗约拉现在开的却是完成品,而且还装上了那个装置,真可谓真·艾乌里德二,简称真二嘛,我懂。罗约拉还得瑟的说:这机体能实践其理论,并让他有能力完成报仇。而他的报仇对象居然是安蒂拉斯队,因为南北战争的时候,他负责执行电离等离子炮作战,不料安蒂拉斯队却炸毁了基地,结果他被卷入爆炸中,身负重伤频临死亡。后来靠再生技术勉强保住性命,可那终归不是完美的,所以身体根本没办法完全复原。

    经他这么一说,雷米亚又嗷了一声,原来她之前是见过这货的,就在那基地救援活动中。这时,一个修特德尼亚斯军队的士兵开着机体没头没脑落下来,好像是发现罗约拉的不明机体,便上前质问。不料罗约拉竟然觉得解释都是浪费时间,直接将其一炮轰成渣,不仅如此,还朝逃生舱射击,将该士兵杀死。这一幕,让所有人包括雷芬都大为愤怒。可罗约拉本人却完全不以为然,所谓同伴是必须绝对忠诚于我的部下,其他人只要妨碍到我就都要消灭,他一声令下便派出了自己的部队。他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保护修特德尼亚斯,只要他能消灭了安蒂拉斯队,那么所有国家就都不敢再向修特德尼亚斯发功攻击,这便是他的战略目的。

    看到这货如此疯狂,雷芬决定以平民身份战斗,誓要阻止罗约拉。此时,让雷米亚上前说得,雷芬还说什么这是修特德尼亚斯的问题,旁人别参与。雷米亚喷他,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国家问题,而是你丫居然在乱用我的父亲的魔装机的问题好吧。而且你要是被干掉了,那些托付给你的思念咋办。果然对付雷芬说理的没用,雷米亚的暴脾气才是一针见血啊。随后,炎龙以“狗猛则酒酸不售”来说罗约拉的行为根本就不是报国。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比喻权臣当道,阻塞贤路。别以为就你丫会用中国古文,我也会,罗约拉则回以庄子的“畏影恶迹”,意为人往往因为无知或者愚蠢,会做些事与愿违的事情,如果不做,反而更能紧接自己的目标。所以,你妹还是省省吧,别再干涉他国的政治了。好家伙,炎龙这次算是碰到对手了。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忽然,周围出现了大批魔物,但并非是罗约拉所为,而是这城市死去的亡灵变成的。阿克雷德很明白,一次性大规模死了那么多人,三千年来简直闻所未闻,所以这里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结果,罗约拉还是败了,他不相信,这不科学。放屁,无法理解那些封存在艾乌里德内的思念的你怎么可能引发出其全部力量,雷米亚激动道。罗约拉还是不服,我和卡库司将军的观点是一样的,都认为力量可以支配一切。放屁,虽然父亲的确沉浸于力量之中,但他心中却有着正义,为了保护国家,他始终坚信着心中的正义。所以,他绝对不会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更不会用这力量来对自己的同伴下手。如果你还说自己是跟父亲一样的,那为了那些因为你而死的人们,你今天就给我跟艾乌里德一起走到命运尽头吧。

    罗约拉想逃走,不料逃生舱却被雷米亚抓住了,还想直接射爆,还好到头来只是射偏了。你这下子应该能明白了吧,被你杀死的那个人的感受。无论是谁,在快要被杀的时候,都会想着不能死,要继续活下去。迪蒂算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可炎龙却很淡定,甚至都不想阻止,因为他从雷米亚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杀气,不过这种做法也的确过于粗鲁了。

    这下子罗约拉是彻底逃不掉了,阿克雷德再次希望雷芬能回军队。其实雷芬有充足的理由,那就是自己的影响力太大了,回到军队只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可经历了这一战,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愚蠢。力量并没有善恶之分,而是看人怎么用,如果他能早点行动,那个士兵说不定就不用死。所以他决定重归军队,作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希爱娜,很可惜那个装置已经随着机体炸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就不用去实验岛了,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去处。炎龙回了一句,人间万事塞翁马。不料希爱娜急了,你说谁是老年人!靠,你关心的是这个啊。差点忘记说,这一战如果让伽恩击坠两只魔物的话,过关后就会习得召唤风鬼的地图炮。剧情嘛,自然是觉得这些怨灵有点可怜,所以还不如交给自己召唤,或许能减少点它们的怨念,然后早登极乐什么的,大概。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没多久,希爱娜又在机库碰到了雷米亚,这次她想到的却是罗约拉,罗约拉并没有夸大其词,当时他的伤势的确很严重,甚至都快没救了。但她并没有放弃,拼尽全力救助,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结果却是成了今天这样。于是希爱娜问她,如果事先知道罗约拉是这样的人,你会撒手不救他吗?当然不会,雷米亚回答得很干脆,无论是什么样的伤者,尽全力救治都是我们治愈术士的精神。伟大的南丁格尔啊。她只是有点怀疑,当初自己那么做是否是对的。如果单从结果的好坏来决定一切,那你不就跟罗约拉是一路货色了吗?其实炼金学者也你很像的,如果只是看到眼前的结果便会觉得很多禁忌其实也是可以公开的,但如果真那么做只会失去更多的东西,这便是炼金学的良心。再说了,自寻烦恼什么的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好吧。和她这么一说,雷米亚总算是心情好多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嚓,说漏嘴了,发现希爱娜并没有立刻发飙的样子。哼哼,要给你的魔装机搞点什么呢。我求吓尼啦!

    如果之前一战,你是用雷米亚击坠了罗约拉(其实也只有这样才会追加那部分射逃生舱的剧情),那么恭喜你,隐藏武器可以搞到手了。戈尔德过来找二人有事,其实就是那个高能光束加农炮的事情。那玩意儿是罗约拉准备拿来当艾乌里德的标准配置而开发出来的,所以基地中有后备的零件,希爱娜离开的时候就顺了一个出来。作为绑架自己的赔礼,以及自己对安蒂拉斯队的谢礼,真是借花献佛,啥费用都不用出啊。本来想装在炎龙机体上的,可炎龙却说装在雷米亚机体上,那就干吧。等等,你们完全无视我的意见吗,雷米亚喊道。拜托,你也多少考虑一下炎龙的心意好吧。毕竟艾乌里德可是你父亲遗物一般的东西啊,虽然被爆了,但这武装至少要交给你来使用嘛。

    问题基本全都解决了,帕泽谬特社那个则是属于不可抗力了,所以阿克雷德和雷芬以及希爱娜都离开了灵舡。接下来应该去汇合,不料途中却收到了一个人的通信,对方说是炼金学协会法务部,债务调查科的达顿。一听到这科的名字,坡夏舰长便有预感,又会是个大麻烦。达顿是个小胡子,长着一张十分猥琐的脸。他开门见山说希望我方能够协助他们,因为上头下令要调查帕泽谬特社。但并不这么简单,调查对象是帕泽谬特社打入了拉达特王国的某个部门,还说这件事情和我方有点关系,于是要求上船详谈。舰长一听脸色越发不好,这部门可是臭名昭著,专门收拾违反了禁忌的炼金学士,以前还曾监视过温蒂和塞尼雅呢。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上来后,小胡子似乎也不回避他们的真正内幕,不过对于温蒂和塞尼雅,则始终坚持是调查为主,还不至于对二人下手。说回正题,他们有情报显示,在拉达特王国有帕泽谬特社的工厂,而且该工厂似乎进行着某些禁忌的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了王国政府的调查许可,可州知事那边却很不配合。因为该州一向是拥有强大的自治权的,所以就连王国政府也奈他们不何。迪蒂则表示,如果没有证据,他们也没办法进入王国强制搜查啊。小胡子说只要安蒂拉斯队以视察的名目把他们带过去,到了工厂,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超,到头来,你们不还是没有证据。这么真的不好,要是有个万一会违反联盟宪章的。

    没办法,小胡子半威胁道:如情报显示,迪蒂和该州知事第一秘书似乎有不错的交情。这个叫兹波尔巴的人,在招揽帕泽谬特社这件事情上可是有密切关系的哦亲。靠,你们连这个都知道,这莫非就是你先前所说的和我们有关系的事情?当然不是,其实所谓有关系是因为事关安蒂拉斯队曾经战斗过的魔装机,名字叫钢超。

    一听这名字,队里众人都心有余悸,还好罗萨丽不在。雷米亚不明所以,其实钢超就是泽茨那个疯老头开发的最糟糕的魔装机。当时他杀了剑圣修梅尔,还把其大脑装入钢超上,想要增强机体能力。如果小胡子说的都是真的,那的确不能坐视不理。可迪蒂担心的却是兹波尔巴,这样绅士的一个好人,莫非真的和如此变态的钢超扯上关系了吗?

    代表则问小胡子关于当年泽茨的事情。当初泽茨是被炼金学协会追捕的,而为了逃出兰古兰,他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技术给波尔库鲁斯教团,那两种恶心的灵装机就是丫的杰作。后来,他进入了巴格尼亚,不管是巴格尼亚还是波尔库鲁斯教团,都不是调查科能应付的对手。结果,便造成了后来巴格尼亚对兰古兰的入侵,以及钢超的悲剧。所以这次他们必须尽快解决,以免历史再度重演。话说到这份上,我方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不过没想到拉达特王国的入国许可那么快就下达了,可刚进入国境,警报就响起了,敢情是反安蒂拉斯队的家伙,貌似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似的。

                     炼金学协会来的使者

    为首的是姆迪卡和玛格雷特,但令我方奇怪的是,为什么打得这么热闹,王国政府军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莫非他们一早就知道了这里会有战斗,搞不好政府早已经跟帕泽谬特社沆瀣一气了。

谷子的魔装3日记(第二十六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来到首都,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这哪是首都啊,根本就是农家田园嘛,到处还都是木制建筑,比亚利艾尔王国那边更加土好吧。貌似这国家是反对物质繁荣的,所以劳动人口中有近九成都在干第一产业,也就是农业和渔业。雷米亚之前曾在这里住过,感觉很舒服,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但物价够便宜,食物也很好吃。说到吃,小胡子请各位一起吃早餐,众人果然吃得很开心,贝崎还说这要有当地美酒更爽了。你丫可以了,大清早喝酒。随后聊到了雷米亚在这里是春秋战争时,而地上人召唤事件发生的时候,这里也召唤了地上人。这就奇怪了,拉达特王国并没有牵扯进战争中啊,不过现在这些地上人到底在哪里就不得而知,因为拉达特王国与世隔绝,要调查也无从查起。

  评论这张
 
阅读(13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