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2014-09-21 06:24:12|  分类: 谷子的魔装F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要到尾声了,明天周日惯例休息一天,大后天应该就能完成一周目日记了。没想到这次的日记会如此耗时,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咱果然不是那些还能在网上磨牙泄愤骂脏话的小屁孩了,精力时间都很有限。所以,说不定将来的机战是写不了日记了。还好,魔装F可供挖的东西极少,所以二周目开始后应该会相应轻松不少吧。上次说到新主角崎斗,其实到头来他也不过是撑个前期,后期依旧还是正树这个魔装系列的正统主角发威,不仅普通形态的赛巴斯塔那招虚空斩波还原了当年SFC那招KO动画附加的黑白终结画面以及敌人化作颗粒散开的特效,就连精灵凭依状态下也只有赛巴斯塔是唯一追加了新招的。阿克夏星爆相当拉风,不仅赛巴斯塔会暴甲,露出内里机构,还会展开六翼,简直如同六翼天使般,关键是整个过程依旧简洁有力,还能保证足够华丽,这真不是OG所能比拟的。

第十九天进度第50

  此时愁正在计划有所行动,萨菲妮发现3部修特德尼亚斯的机体正往这边过来,还好是有通信联络的,竟是阿克雷德。愁接通了线路,并且同时联系上灵舡那边,看来这货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一听到阿克雷德说要众人汇合后谈谈,愁似乎有点担心,不料阿克雷德没来由一句“巨人族都是狗屎啊!”让愁差点就风中凌乱了。还好,他赶紧解释:嚓,果然不大会骂人。不像贱B鸡翼,表面装得道貌岸然的,一旦被戳中痛处什么脏话恶心话都敢往上捅,虚伪下作得很。其实阿克雷德知道大家肯定怀疑他是被教化的,所以想着说巨人坏话总应该没事。不过以防万一,愁只让他一人上船。眼下修特德尼亚斯首都这边因为有几个得力将领回归,比如某娘娘腔和某方脸大叔,还有存活下来的议员们也陆续回来,所以阿克雷德才能抽出身来。接下来则是正题,他听说我方要攻入兰古兰,认为必定需要一个详细有效的作战计划。何况这次的情报还是敌人提供的,所以极有可能是个陷阱。于是,阿克雷德提出让他们的部队先行作武力侦察,计划是这样的,大部队接近王都后分成两路,他们以别动队的方式先行,如果觉察到陷阱便可以马上告知,如果没有,亦可以引诱敌人,以便减少点我方的负担。这也算是对我方之前提供的帮助的一个回礼,谁让阿克雷德说过会全力协助我方对抗巨人的作战的。对此,大家都无异议,那就正式出航吧。很快,已经临近兰古兰了,阿克雷德带队从另一个方向先行,愁下令降低航速,等对方消息。不料萨菲妮发现另一方向有反应,是巨人族。没办法,现在追上阿克雷德的部队反而会导致作战出错,只好我方来解决了。

          GIANT KILLING(以弱胜强)

  还好巨人数量不算太多(你妹,这还不算太多),不料刚要开打又有机体反应,竟然是教团。只见波罗带着巴修理艾和乌夫以及一众杂兵杀了出来,还嘲笑我方是愚者踏上王者之路。他当然注意到兰古兰正在聚集强大的力量,声称就算能瞒过别人,可新世界的王的我早就看清了一切。还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成为王,上天授予之物。能说得这么嚣张和没头没脑,至少可以证明这货并没有被教化,或者如菲利斯所言,没有被教化的资格。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有意思的是,这一话,巨人和教团是互掐的,坐山观虎斗感觉也挺美。不过麻烦的是,兹内罗那货居然又带着晨明旅团的小弟杀出来,说要找波罗报仇。你报仇就报仇呗,还把我方也当成了敌人是要闹哪样啊,赶着去投胎吗,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战后,虽然灭了巴修理艾和乌夫这两大教团杀手,可波罗啥事没有,依旧得瑟的闪人走你。然后,正树才从雷米亚口中得知晨明旅团的老大埃利克已死,有事也别烧纸。不过正树那表情却是充满喜感,因为他打从心底里不相信这货会死,总认为像他这样充满喜感的家伙肯定是高喊着我会回来的,然后变成天边的星星叮一下,之后又没皮没脸继续闹腾的主儿。反正对着这帮家伙,罗萨丽是实在怕怕了,总嚷嚷着复仇复仇的,简直就跟姆迪卡一样。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此刻姆迪卡就站在身后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她。哪知道姆迪卡却是一脸满足的淫笑,内心暗爽不已:罗萨丽居然会谈到我也。不好,绝对不能在意,绝对不能在意,罗萨丽内心碎碎念中。不过通过波罗这么一闹,基德至少弄明白了一件事情,教团现在的中枢应该已经被破坏了,各个大司教间似乎也没有合作,照这尿性发展下去相信不用多久,教团就会名存实亡了。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这边厢,波罗那货似乎并不焦急,反正新世界已经开启了。不料兹内罗又冲了上来,联合一众小弟把他团成团。可惜他根本不认为这些家伙有半点战斗力,这闹剧也是时候该结束了,大笑过后,一通地图炮便将众人打得生活不能自理。恐惧吧,颤抖吧,一路畏惧着我这个新世界的王然后去死吧!不料,伴随着一阵激动人心的旋律,埃利克居然没事人一般回来了。波罗依旧当这货是个傻逼,没曾想埃利克火起冲上前,一招居然将其打爆了。原来埃利克也是会走脑子的,他发现波罗机体出现问题的地方,于是便往那里猛烈的扎进去。这下好,波罗大叫着,不可能啊,果然贱人都是一个鸟样。就这样还敢自称新世界的王,说着别人傻逼结果却被傻逼打倒,这不就跟贱B鸡翼一个样了吗?自以为是却被一个他眼中的傻逼逼得狂吐脏话暴露自身低劣品性。唉,果然贱人都是一个鸟样。小弟们见到大哥没死,别提多激动了,个个泪流满面。那眼下怎么办呢,埃利克也不傻,他知道找上安蒂拉斯队肯定会很麻烦,于是决定不管这些事情,自个放荡着找乐子就行。

  另一边,全员集合开会,阿克雷德的联系已经过来了,还传来了详细的敌情。不过看样子,他们是和敌人交上了火,所以通信到中途就断了。众人都有点担心,阿克雷德没事吧,不过按照其实力,打不过就跑呗,肯定没事才对。总之先说说敌情,敌人在王都中心拉开了两个阶段的防卫网。外围是教化的人的魔装机部队构成的防线,巨人构成的防线只在内围。切,分明是拿人类当弃子用,还说什么统治,真敢往上面捅词。万一教化之光真的发动了,人类格局将发生彻底改变,最坏结果,巨人族甚至会将手伸到地上世界。正树表示,就算是为了地上世界的人类,也绝对不能输给巨人。眼下敌人防线十分坚固,没有好的作战反感将会腹背受敌。愁认为,最有效率的作战方案还是利用RAVERAID的力量,与突破结界时候一样,用RAVERAID最大功率发射大炮,将防卫王都的敌势力一口气扫清。然后,我方就可以全力冲入王都地下了。当然他也是知道这是有问题的,果然雷米亚第一个不答应(我这暴脾气):这次守卫王都的又不仅只有巨人,还有教化的人类好吧,难道你打算把他们一锅端了不成?如此残酷的作战,她是断然不会答应的。塞尼雅也反对,还有一个原因是虽然王都遭受了毁灭性打击,但好歹城镇建筑有保存下来,如果这一炮全没了,那兰古兰就真的没了。正树也是这个态度,他绝对不同意愁这种符合计算的实用主义作战。好吧,愁其实早知道大家会有这反应,可目前看来他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作战方案,只能来个PLAN B了。

  事先声明,这套B方案在愁看来甚至连作战方案都不算,因为太过单纯粗略了。首先让两艘战舰冲入敌势力中,并停在第一道防线处,创造一个可以让战舰待机的据点。然后将两艘战舰当作诱饵吸引敌人火力,期间我方魔装机部队出击,直接侵入王都。这方案分明是要破釜沉舟啊。当然了,愁并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两艘战舰,这正是考虑到我方在战斗时,战舰也能自卫的前提才想出来的。虽然并非万全之策,但现阶段也只能如此。贵家却是颇为得意,跨越危机,保护世界和平,这才是正义的英雄嘛。一听到正义英雄这个词汇,艾莉西亚就想起提尔,如果他还活着,此时估计也会这么说的。对此,大家都没意见了,那就赶紧开始吧。

  机库里,艾兰找到奥秋拉和塞蕾玛,想到将二人卷入如此危险的战斗中,他就于心不忍,甚至觉得还不如她们跟罗斯坡尔一起待家里。塞蕾玛表示,只要能跟主人在一起,那就什么危险都不怕不怕了。奥秋拉则说,虽然自己讨厌麻烦的事情,但生性更讨厌听到这么见外的话。对她们的反应,艾兰自是不会惊奇,所以他向二人郑重承诺,就算赌上南宗家当家之名,也绝对会保护两人,不让两人死,所以虽然接下来会很辛苦,但拜托了。没曾想奥秋拉突然来气,你作为南宗家当家的努力还不够。莫非以为只保护我们就算尽到当家责任了吗?包括自己,你也要好好的,并且消灭巨人,然后三人一起回家,成功完成了这些才是我们的主人!那必须的。很快的,灵舡以强力炮击突入敌势力,同时收到博拉发来的目标地点方位,于是舰长下令降低高度,放出魔装机部队。

          不断重复之事

  我方部队成功降落预定地点,眼前大量涌出被教化的魔装机部队。可扫光了这一切,又有新的魔装机反应,只见梅尔森带领着伊鲁泽农社部队杀了出来。这货依旧趾高气扬,你们不来就不用死怎么就不知道捏?因为他们根本不会主动出击,只要教化之光很快就会发动就什么事情都木有了。结果,梅尔森还是被打败了,可是明明可以脱出她却死活不肯,还说什么到最后一刻仍忠实于自己的职务,这便是其骄傲。总之已经攻下据点,不过接下来才是最困难的部分。巨人以人类为盾牌保存自身实力,冲进去肯定是一场更为严酷的战斗。那里不仅有菲利斯,还应该有黑色巨人,但就算知道这样也不可能回头了,为了迎接最后一战,我方全部回战舰进行最后的整备和补给。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眼看普蕾西亚在机库里忙前忙后很是积极,根本停不下来,正树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内心还是不希望将她卷入危险之中。这被琉妮和温蒂看出来了,嘛,担心普蕾西亚是肯定的,毕竟咱是欧尼酱嘛。只是正树现在不会阻止她了,说了她也不听,而且搞不好又来个离家出走肿么办?当年离家出走还好碰上的是绅士的死萝莉控基诺,万一碰到什么怪叔叔,那后果不堪设想好吧。同时,正树也担心温蒂,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温蒂姐妹俩会搞出这部机体来,虽然他很清楚图蒂的实力,但还是希望温蒂多加小心千万别受伤。琉妮也说没事,有我在呢,女汉子嘛,正树都不担心她的。没错,大家都在一起,就连赛菲斯也借给我力量,所以肯定没事的。这时,全舰通告,很快要开始再度出击了,要求众人做好准备。魔装机部队出击后,为了能保证两艘母舰坚持下去,愁还特意从灵舡上请来了舰长的母亲和妻子帮助特里乌丝指挥博拉。

  此时,知道了姐姐的死讯,菲利斯脸上明显有点伤感,却又表现得异常坦然。但无法成为主人力量的就算活着也是一样,只是说明她不足以伺奉主人罢了,仅此而已。不过夺走了姐姐的报应,必须由他们来承受。很快,愁他们正如作战进行中,很快就要到达王都中心部了,母舰这边却不是那么轻松,俨然成为了敌人的攻击目标,但也只能硬撑下去。

         愿望是与一切相交换

  我方总算冲到了王宫前,眼见大批敌人,还有菲利斯挡在了地底入口处。分明是绝对不让我方进入的最终防线,不过并没有看见黑色巨人。艾兰上前,神殿一战虽然有点丢脸,可这一战就不同了,因为对我方有利,为什么呢,艾兰感觉到这一带充满着精灵的力量。有屁用啊!崎斗仍在纠结于是否非得打倒菲利斯的问题,艾莉西亚理解其心情,但这也是为了不再发生同样的悲剧。愁只是觉得她根本没有交涉的余地,既然如此,是障碍就必须清除掉。不过此战麻烦的是,因为冲入中心部,所以外边的巨人每隔几个回合就会冒出来两个,大有将我方包抄了的意味。不尽快解决菲利斯,我方将会非常危险。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但菲利斯居然和约天奈一样会信春哥,眼见于此,艾莉西亚几乎是求她让开,更强硬表示就算你挡住我方,也只是会被打倒,我们还会消灭黑色巨人。菲利斯嗤笑起来:你们没有这样的力量,那时候,你们甚至连我一个人都救不了,为什么现在却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说到底那不过是白指望罢了。莱奥尼尔有点不爽,你这是还在记恨我们。菲利斯却明确表示自己并没有怨恨,现在和当时都是这样。那时候,我心中并无恨意,却感到非常寂寞,在那里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死去,所以当时心底里只是渴望着能再活多一点。于是,慈悲的巨人听到了可悲的我的愿望,并救下了我。我成为了被拯救生命的巫女,与巨人共享意志,得到了死吧拉稀的智慧。被拯救的愿望,想要知道一切的愿望,巨人两方面都帮我实现了。就算如此,可你为什么要杀了提尔,艾莉西亚大声质问道。舍弃了生命的我活下来,想要救我的提尔却死了,这一切都源于主人的引导,这次,如果不听从我的话,就轮到你们死。

  还好,菲利斯就只会信春哥一次,不过她不肯收手,还想拼上自己的一切打倒我方。愁发现注入机体的能量已然停止,换言之,菲利斯也知道巨人族不再需要她这个巫女。其实她早知道如此,只要教化之光成功发动,她的任务就算全部完成了。届时,所有人都将被教化,也就不需要什么代言人了,这是极为理所当然的。可崎斗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对待?这就是我得到的生命,仅此而已。菲利斯还想挣扎,死活不让路,作为巨人族的巫女,反而攻击艾莉西亚。崎斗冲上前去,如果你再不停止的话……你们不听从主人,我就要和你们战斗到底。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崎斗有点泄气,可到最后也不肯放弃,这时RAVERAID释放出蓝光。我要解放菲利斯!他咆哮着向菲利斯开炮。

谷子的魔装F日记(第十九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结果,因为这一击,机体爆炸,菲利斯却想了起来,可惜已经无法回头了。至少让大家亲手了结了自己,她一直是这么期盼着的,等待着这一刻,不料却是被崎斗帮她实现了。不对,我才不要这样的愿望!我是为了救下菲利斯才战斗的!我不想再放开你的手,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啊,菲利斯!这说法语气分明是提尔的,于是崎斗大叫着冲上前,伴随着一巨大的爆炸过后,RAVERAID不仅没事,还抓住了一个疑似驾驶舱的东东。原来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崎斗硬是将该魔装机的驾驶舱扯了下来。虽然能探测到里面有生命反应,却没有得到任何恢复。愁很清楚这是什么情况,毕竟已经有过先例,被教化的人就算救下来,操者的意识也无法恢复过来,而且现在移送回母舰更是困难,那么是放下还是带着一起走呢?崎斗承认当时根本没想这么多,这时阿克雷德带队出现在后方,自嘲似的说,没想到就这么直接来到了王都深处。原来刚才一路逃跑,就想着往没敌人的地方溜,结果溜着溜着就迷路了,然后莫名其妙闯到了这边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4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