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游荡网络多年的无名小辈,曾在LU寻得栖身之所,当个小小版主,写着自己的自娱自乐日记。喜欢写小说,喜欢乱涂鸦,喜欢游戏,却是无一精通,样样稀松。

网易考拉推荐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2017-06-07 05:04:22|  分类: 谷子的机战V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这一话的信息量还真特么的大,尤其是对勇者特急最终BOSS的重新定义倒是令我眼前一亮。要知道原作设定的这货真的就是为了恶而恶的傻逼,所以这一段不同于原作剧情的改编算是目前为止自己比较满意的一段。只不过还是那个我一直提到的问题,节奏太快了,前期铺垫不足,导致后期草草了事,结果最后突然提一嘴,你不注意还是一脸懵B的。比如万丈的存在感,中间有段时间,我都差点以为编剧又把“东的遗产”一事给忘干净了(我为什么要用又字呢)。但实际效果,真的给人一种编剧的确是忘了,最后一刻才突然想起来,便马上强行塞进去填坑的赶脚。另外有一点不得不吐槽,这一关很明显就是魔神系和勇者特急的最终剧情关,可居然没有强制主角机出战是要闹哪样啊?这不符合机战一直以来的尿性啊,如果我不是因为战力考虑,肯定俩魔神加G超能凯因都会出的,那结果不就变成主要角色蹲战舰内,还冲着强敌各种打嘴炮,然后让队友去替自己擦屁股的尴尬局面吗?那到时候,机战的热血该往哪里喷呢?

第五十七天进度普通路线第51

                     在因果的尽头

话说天驱全员总算成功穿越回了通常空间,可一看前方就都傻眼了,只见三个地球还飘在那里呢,这算哪门子的通常空间啊。冲田老爹依旧淡定,那有什么办法,三个地球已经被物理性的强行重叠到一块了。至于森雪的情况很不乐观,佐渡医生表示已经尽力了,现在也只能将她放入当初陷入昏迷状态的尤利夏的那个生命维持装置之内。就算回到地球,找到治疗机构恐怕活过来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的。要是真有可能,那就只能是奇迹了。不过一向理性的真田大哥倒认为有可能,毕竟奇迹是要被唤起的。古代强忍心中悲痛,坚持要回舰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拯救三个地球。

可问题接二连三的袭来,我方和三个地球都失去了任何联系,眼镜男一听虎躯一震,难道地球已经完了。当即被古代喷,滚,不过因为次元不稳定而已。真是丑人多作怪,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如今形势是,时空融合已经进入了最终阶段,三个地球也开始突破次元壁垒彼此接近中,不过因为还存在着次元扭曲,所以这状态相信还能维持上几个月。而更麻烦的是,到现在,其实我们仍旧没能明白宇宙重生系统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根据目前分析的结果只能得到一个推论,这玩意儿很像一个生命,它所持有的波动模式正是重生地球所需要的记忆,可这记忆到底是谁的呢?按理说应该是大和号全体成员的记忆,可真田却对此抱一种怀疑态度。然后眼镜男又急了,到底该肿么办?用了系统,地球就能得救吗?偏偏这时候,敌人来了。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没想到敌人居然会是迈锡尼,之前一战不是都将他们给一锅端了吗?但暗黑大将军死活就是死不了,还表示不将魔神打倒,自己是绝对不能死的。对他而言,在银河霸权面前,小小星球灭了又算个屁。可是要败在这小小星球的人类手上,奥林匹斯诸神之名可就丢人丢大发了。所以哪怕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也硬是靠着一股精神力强撑着。我敬你一是条汉子,那就干吧。当然,人家大将军也不傻,这种纯粹找死的做法必定是有其深意的。原来他竟然要靠自己的死亡,将心中的遗憾、愤怒和痛苦化作力量开启冥府之门。还扬言,你们就算再强,也会有赢不了的存在的!

然后面对我方万炮齐发,丫也不怕不怕,直接用自己的生命做献祭,招出了一个火怪。说到献祭,我就不由得想起当初贱B鸡翼和一帮跟屁虫傻缺说我把什么家人都献祭了,真是理亏词穷也别词穷得这么白痴好吧,还献祭,说你们中二都是对中二极大的侮辱。单从理论上解释,这话就说的很可笑,献祭是什么,至少要有东西,起码死人活人得有一样吧,我说自己亲人去世的事情,他们现在在哪里,有可以献祭的材料吗?难道光靠想念就能献祭,那大家都轻松了好吧。亏一群人跟抽风似的还说的全都是一样的傻话,说你们物以类聚吧,还真没那么简单,就跟一群废物走狗抢着吃翔一样,偏偏还觉得自己说的多么有道理,这事也只有你们贱B类残障人士才能做得出来,真的。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说回正题,这火怪不是别人,正是暗之帝王,果然还是很套路哈。其实丫就是哈迪斯的究极进化体,怎么说的跟数码暴龙似的。大将军一开始原本是打算拿我们的命来召唤哈迪斯的,可惜赢不了,于是就破罐破摔用自己的命了,可见这货还是相当执着的。然后暗之帝王就复活了一众小弟,唯独没有将阿修罗,大将军,某勇者也给复活过来。这颇为令人不爽,你说有本事都召唤出来啊,然后再整几次死后重生,那咱就能多敲几下竹竿,何乐而不为呢。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但眼下情况的确没多少时间和这帮人磨牙了,偏偏这时候,暗之帝王却说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结果就看到大批艾克泽夫的军团杀了出来。而且舞人一看这架势,马上感觉到对方不是艾克泽夫,而是另外一个更可怕的存在,也就是真正的巨大的恶。随即,暗黑诺瓦拖着个要塞就出来了,没办法,人家一生都糊墙上的。说到这个暗黑诺瓦,不得不多嘴提一句,他的名字翻过来就是BLACK NOIR,前一个是英文的黑,后一个是法语的黑,所以如果真要意译,那就是黑黑,我特么还嘿嘿嘿呢。说白了,诺瓦和帝王一直就在等这个彻底碾压我方的机会,在这个小目标面前,地球灭亡不过就是一点余兴节目罢了。至于诺瓦到底是什么鬼,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们也很乐意回答你们的问题。人家就是超越了次元而来的高次元人(明明就是一个糊墙上的逗逼),还是这个次元的支配者,比安布里奥更加没羞没臊的自称为神。当然了,安布里奥也不过是他手上的一个玩具,而这世界的一切都是他创造的故事罢了。提耶利亚突然就明白了过来,敢情伊奥利亚建立天人并且一直在追寻的那个真相就是这货。

诺瓦搞了那么多事情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找乐子,玩游戏。一听这货将战争当成儿戏,那我们怎么能忍得了。但你们忍不了又能咋的,你们的穿越反而令这个游戏的内容得到了更大的扩展,你们就是令他感到更HIGH的棋子。在这些棋子中,最重要的就是舞人这枚“英雄”棋子。其实他一直想要创造一个英雄角色,可整的都是错误的示范。比如,天河明人那边,他就整了一部激钢人3,虽然也感化了一部分死中二,比如山田二郎和木连那帮家伙,但从结果上看是失败的。而万丈这种拥有超人力量的,也不是他所希望培育出来的。失去了至亲的惨剧,战争的悲惨,与基友相爱相杀,整了那么多终究无法诞生出他所希望的那个英雄。此话一出,刹那、胜平、基拉和真纷纷躺枪。

到最后,绝对坚信正义,纯粹的英雄只有舞人一个。至于他的双亲就是为了将舞人培养成英雄,而乔的出现也是为了塑造一个舞人的劲敌,所以他们全都是棋子。舞人当然不相信,我一直是为了正义和诸多邪恶战斗到现在的。对啊,你和同伴一起打怪刷装备升级,最后得到的道具就是宇宙重生系统,这多合情合理啊。接下来就该是结局了,诺瓦这次所希望的结局是英雄被打倒,世界灭亡。你丫就想吧,你想得美,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得逞!必须亲手灭了你丫的。可他们两个BOSS完全不以为然,接下来就要让你们见识比黑暗更加黑暗的东东,我还比鲜血更加鲜红呢,比黄昏更加昏暗呢。黑暗怕啥,我们就切开黑暗。

那边暗之帝王也自称为神,然后瞬间就信春哥了。诺瓦还很得瑟的嚷嚷着,你们这些游戏棋子是绝对赢不了超越者的我们的。这时候只能出杀手锏了,滨田和沃尔夫冈果让莎莉发功,现在思念波增幅装置已经改造过了,能释放出和艾克泽夫一战时高出一倍的功率。滨田甚至还说莎莉是胜利女神,瞧把那心机婊给乐的。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刚一发光发热,全员正要雄起呢,诺瓦直接一发魔之奥拉,就给弹了回去。这不科学啊,上次对艾克泽夫时候那么好用,难道这次就对这货无效了?在诺瓦眼中,什么思念波也不过是为了让游戏有趣才存在的道具,引发小奇迹的力量对我是毫无意义的。要想赢得了创造主,你们真是愚不可及啊。

正当舞人陷入绝望,甚至都无力反抗的时候,琉璃却表现得异常淡定,反正咱本来就是人为造出来的,但之所以战斗到现在却是由自己的意识决定的。没错,你的确拥有和神同等的力量,但你不是神,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原因和结果而已。几个意思,老师,我听不懂啊。于是真田大哥开始举例子,比如我们是水槽里养的鱼,往水槽里放饲料,加同伴或者外敌,在鱼看来那就是神的意志使然。但这和诺瓦提到的神在概念上却不是一码事。总结一句话,我们只是没弄明白他的本体,所以才会以为这是神,可只要搞清楚了,一切不过是原因和结果。琉璃还笑诺瓦以神自居,却主动现身就是一大败笔。然后真田又举了一个反论,比如那句神是不会丢骰子的,因为神早已经看见了所有结果,但按照量子力学的理论,这句话就是错的。总之,你丫根本就不是神,极有可能是某个地球外文明创造的超高度的社会管理系统,所以诺瓦并不能操纵因果,不过是通过庞大的数据演算,从而令产生任意结果的原因出现而已。

这原理其实就跟天人的吠陀是异曲同工的,当初伊奥利亚创立天人就是为了对抗诺瓦,而刹那他们才能超越了诺瓦所设计好的战争。真田再次强调你不是神,未来是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的,所以你并不是什么绝对的存在。生物的进化是没有尽头的,当你以为自己全知全能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你必定背负起被时代抛弃的宿命。当然,这话还是从早已女博士那里现学现卖的。如今,天人准备好的力量,早已经超越了你。刹那当即恍然大悟,揭露世界的真相,就是要打倒诺瓦。这是天人最后的任务,也是身为变革者的自己的使命!然后量子型就爆发绿光了,更和精神力骨架产生共鸣,从而令全员意识合体,这就是融合了三个世界的人心所创造出来的一个完全崭新的可能性。但这一切并非偶然,量子型是因为宇宙世纪世界的塞克谬技术从而完成了长足的进步,而宇宙世纪世界的塞克谬技术又是因为新正历世界而来的黑科技获得了飞跃性发展。千鸟很是感动,原来相良要所干的事情并非是一味扩大战争。

接下来就是狠狠抽丫脸的时候,其实超越了丫所计划的并非天人一批,比如胜平他们神家族本来设定是必须全灭的,可结果包括胜平他爸在内,好多人都活了下来。而消灭了人造人的万丈理应失去了目标而选择玩失踪,可万丈现在还和大家在一起。至于真和基拉这对本来是要操到死的,现在却成了密不可分的战友。更不用提明人,不仅从激钢人毕业了,甚至还超越了复仇,一心只为了尤里卡和未来而战。可人家诺瓦就是死鸭子嘴硬啊,非说这些不过是自己设计好的游戏事件而已。

那就试试呗,龙马一句话,真盖塔便发射出了盖塔射线,这也就是龙之民掌握的那种矿石,该矿石可是能发动玛娜力量的,其实当初和艾克泽夫一战的奇迹效果简直就跟玛娜是一样一样的。而万丈也看准时机,使出了和魔之奥拉完全相反之力,然后泰坦3就放光芒了。我日,一下子就消去了诺瓦的次元干涉波动。原来正是人造人为了对抗这货准备的东东,也是东的遗产,名为对次元干涉波动光,足以驱散开黑暗的日轮之光辉。当然了,其中也不能少了沃尔夫冈果和克洛斯的联手,要不是沃尔夫冈果拿着人造人的东西做研究,克洛斯也不会找上他,也就没有了之后把遗产交给万丈的一幕。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谷子的机战V日记(第五十七天) - 古梓 - 谷子的一亩三分地

 

接下来就轮到舞人这个英雄大放光彩了,然后就是惯例的全员暴气。诺瓦继续不承认,不可能加N多次,可又能有什么用捏?显然是数据过多卡机了,果然是个系统。连暗之帝王都马上嫌弃他,果然机械师不可靠的,还是只有咱才能当神。可惜你个神居然被人类三言两语就给激怒了,你还真好意思哈。帝王明明败了吧,还想继续闹腾,结果龙马和甲儿不乐意了。然后丫居然看见了魔神ZERO和盖塔皇帝的身影,瞬间就FOLLOW YOUR HEART,怎么说,从心了呗。而且还是从得不得了那种,赢不了,特么因果的尽头存在着两货,我绝对赢不了啊。然之后,米妮瓦X就出来了,你还是洗洗睡吧,再然后丫就惨叫着被睡了,还被睡爆了呢。

最后总结,诺瓦会输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是邪恶的,正义必胜。现在全灭了所有障碍,是时候使用宇宙重生系统了。偏偏这时候,佐渡联系上古代,古代急匆匆赶过去,才知道森雪已经死了。其实她在之前曾经很奇迹地睁开过眼睛,多半是受到思念波的影响,嘴里还呼唤着古代的名字,说什么好想见你。古代百感交集,怪只怪咱太迟明白自己的心意。我喜欢你,比这世界上任何人都更要喜欢你。可现在你没了,没了你的地球还有意义吗?正当他痛苦不已的时候,他哥的幽灵却出现了,弟啊,哥只能帮你到这里啦。

另一边,真田他们正准备开动系统,如今他很确定这系统本身就是一个生命,而那个生命就是古代守。现在大和号本身就是宇宙重生系统,所以古代守就成了大和号,说的怎么那么拗口捏?千鸟表示其实之前的确见过一个军人模样的幽灵,表说这个,好吓人啊。结果看见的人还真不少,反正咱们一路过来什么怪事没见过,正所谓坟头蹦迪多了胆子也就大了。究其原因,多半是古代守被伊斯坎达尔人所救后,用什么方法将其记忆保存在了该系统之中。正说着呢,突然系统自己启动了,紧接着,大和号的功率开始如中国股市一般狂跌,都是绿啊。不对,人家是蓝,蓝光闪烁。这情况必须让大和号挺住,可问题就在于系统根本无法控制。这到底肿么回事,连真田都懵了,为什么,古代你为什么要现在启动捏?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